更年期男人的矛盾。

兩週前的週末去了尖沙咀,剛好一直到晚上,我們就走到了天星碼頭那裡看對岸的夜景。臨近“幻彩詠香江”激光射燈表演的時間(晚上八點),岸邊早已經人潮滾滾,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的期待,又在那裡等了多久。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到香港是99年的1月底,利用回國前的一天時間,去了山頂,逛了尖沙咀,還看了這個夜景,可是這些好像都沒有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記得最清楚的卻是在重慶大廈裡頭那家旅館,那張有一股臭味的床(一晚才六十元港幣)。

曾經我也是一個遊客,而現在,已經也在這裡生活了有八個半月了,看著維港的夜景,這個感覺應該說是奇妙,還是不可思議?而且現在我在這個城市,竟然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床。

我住在新界,平時很少有機會去港島。那裡非常擁擠,大街小巷到處都是人,從擺滿了奢華精品的名牌店到住著老鼠和蟑螂的小食鋪,該有的和不該有的,似乎很不應該地都在一起,那是一片混沌世界,就像是曾經在電影裡所看到的香港。偶爾走一下還好,要我住那裡,我是不太會願意的。

有一點我也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外國人喜歡住在港島。如果有錢住到半山就好,可是我說的外國人並不是那些,而是每個月一點也不輕鬆地等待出糧的那天,領到了錢,還肯將其中的一万多塊拿去交房租的(而且他們的房可能四百尺都不到)。住得遠一點我倒是沒有所謂,只要在這個世界裡唯一一張屬於自己的床可以躺得舒服一點。

只是覺得,那裡是“香港精神”比較豐富,也是比較集中的地方,如果說那些外國人需要以此為繼續在香港生活的理由的靈感,或許在港島最容易汲取。

可是我需要的,也不過是這樣的感覺。

我想建立起來的並非帶有香港特色的老鳥生活,雖然生活中仍然也需要一些靈感來維持一種“狀態”,只是我的要求卻是如此簡單,這樣一杯咖啡,這樣一個笑容就足夠了。無論在哪裡生活照樣要過,我到現在三十幾年的人生,換了好多個地方生活,也不是一樣過了下來了?

雖然這麼說,連我自己都覺得非常矛盾,可是,

香港不是我的舞台,我的人生才是我的舞台,香港也不是我的終點站,人生的路還遠,等著我去更好地計劃,更好地行走。只是有時候需要慢慢坐下來,一邊喝咖啡一邊聊天,偶爾也跟自己商量該如何把那張床給保住。畢竟,抗拒是並不會幫我產生什麼,再說,不管下一站要去哪裡,也要過好這一站才行。

再矛盾,人生的路也只有這麼一條。

4 thoughts on “更年期男人的矛盾。

  1. 謝謝你時間那麼晚還看我這裡的文章。因為我不怎麼愛寫“攻略”型的文章,你來找金門和廈門旅遊的資料應該也沒有找到一點有用的信息,抱歉⋯⋯😦

  2. 在網路上找著金廈旅行的資料,就連到老鳥這裡來了。然後不知不覺就逛到半夜…………文字跟照片也太迷人了吧!最喜歡這句「再矛盾,人生的路也只有這麼一條」,莫名激勵人心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