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鳥和菜鳥之湘西兩人行。(一)

我在大陸生活了那麼多年,去過的地方絕對比我在日本去過的多,可是還有太多地方是別人以為我一定去過,實際上還沒去過的。張家界就是其中的一個,我在廣東生活了有十年,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到“隔壁”的湖南去旅遊。

其實這一次要不是我高中同學(菜鳥)說要去,我也應該沒想過自己會去那裡。他兩個女兒放暑假,讓她老婆帶著她們回日本去了,他就說想利用這個機會到平時去不了的地方去玩。哪些是他平時去不了的?路途比較遠,交通又不方便的,要靠自己的雙腿到處走的,能夠欣賞到秀麗的自然風光的地方(其實那樣的地方在大陸太多了),他具體提到的有廬山和張家界,而我提到的桂林是因為我去過,讓他也堅決反對。最後我們是考慮到路上所需要的時間才決定去張家界的。

週五晚上出發,週二晚上就要返港,時間相當有限,玩起來又不想跟團式的走馬觀花的話,湖南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首先,我們這次去旅遊,來回程都是沒有打算搭飛機的,可是只要菜鳥能夠早一點下班,我們還是可以趕得上晚上八點五十從深圳出發的火車,第二天早上六點半到達長沙。而從長沙到張家界,每一個小時至少也有一班車由長沙汽車西站或者汽車東站開出(其中西站出發的車要多一些,從長沙火車站前往汽車西站可搭公交312路車,約需半個小時),相當方便。

後來還是有一點小意外,因為有部分路段正在修路,只能先到常德才上高速公路,結果在路上花了六個小時才到張家界。

在這裡也順便先說到回程。這次我們從長沙坐了高鐵回到了深圳,這個高鐵,其實也是我們最後選擇去湖南的一個主要原因。坐普通列車花了十個小時的路,換了高鐵,從長沙南到深圳北也只需要三個多小時,而深圳北站就有深圳地鐵四號綫(龍華綫)直接通往福田口岸,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到。就是說,能安排到下午四五點從長沙出發,無論再前面的時間怎麼玩,怎麼吃也沒關係,一樣可以當天內輕輕鬆鬆回到家(實際上長沙南開往深圳北的最後一趟車是下午七點整開出的,可是深圳北到達時間是十點二十,這個時候福田口岸已經關閉,需要考慮從皇崗、羅湖等其他口岸過境)。

其實我自己一個人旅遊時,無論在火車上還是巴士上都是很少跟別人說話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我比較警惕,盡量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是外國人,第二,我也不想跟別人聊天聊到最後休息的時間都不夠。可是這次和菜鳥一起去旅遊,我都要跟他說日文,引起周圍的人的注意是必定的事,也不出乎我的預料,在深圳上火車沒多久,有一群小學生就開始投以好奇的目光。

嘿,這幾位小朋友,你們不開口說話,我也可以聽得到你們在心裡說什麼。

叔叔也沒有白白長年紀,不像以前任你們問什麼,我就回答什麼,已經學會如何掌握主導權了。所以我還是先來打破你們的猶豫不決吧。

“小朋友,你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嗎?”

她愣了一下下,大概是沒有想到我會主動跟她說話吧。可是表情很快就轉了,滿面笑容地說:

“叔叔,你們在說什麼話啊?”

哎喲,這孩子居然說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她還喊我叔叔,我聽著高興得心都要溶掉了,溶得就像五十度熱天下的冰淇淋一樣快(我真的很不理解有些人大把年紀了還想讓小朋友們叫他哥哥、姐姐的)。

我說“你猜啊,你先猜我們說什麼,猜過了再問我們啊。”

她就叫我們多說幾句話以便她猜對,湘妹子果然很有骨氣,叔叔喜歡。後來不知道她是怎麼亂猜的,反正也猜對了我們說的是日文。不知道日文的名氣是什麼時候上升了,連長沙的小學生都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個東西(我剛到中國的時候還遇到過一些人問我日本是什麼地方,對於他們的問題,我當時還反問:我們不是你們最大的敵人嗎?)。

接下來就是一堂日文課了。這個時候懂不懂中文已經沒有什麼關係,而且到了大陸,菜鳥的好奇心也不比那些小朋友小,他們雙方之間終於也開始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溝通,而我就在中間偶爾扮演著翻譯的角色。沒一會便開始:

ichi! 一!
ni! 二!
san! 三!
……

小孩子學起來還真的很快,看他們學會念一到十,菜鳥似乎越教越來勁,孩子們的好奇心也有增無減,最後都說到幾百幾十幾去了。要不是這個時候列車員過來說要熄燈了,恐怕他們還在那裡要數到幾千幾萬。你們睡前數羊都數不到那麼多了,還是乖乖地睡覺去吧。

第二天早上六點,我被列車員叫醒換票。都快到株洲了,長沙也不遠。很快那幾個小朋友也起來了,只有菜鳥還在上鋪睡他的覺。見菜鳥老師還沒有起來,孩子們就纏著我,要我擔任代課老師。哪裡來的勁啊,一起來就要練習日文,而且還那麼主動,將來一定是個人才!可是叔叔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啊,難得出來旅遊,第一個早上還剛起來,我也想看著外面的風景發呆呢。最後還是沒辦法,他們那麼執著,其實外國孩子積極學習日文我也很開心,再說培育下一代也是全體社會應盡的責任,不分國籍。好吧,叔叔就陪你們學。

“一百三十五日文怎麼說?”
“hyaku san ju go”

“五百七十六呢?”
“go hyaku nana ju roku”

沒想到過了一夜還記得。我佩服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後來菜鳥也下來了,開始繼續教他們。我能看得出他是很開心的,互相之間語言雖然不通,可是確實也在溝通著。他小時候有幾年時間在加拿大多倫多,英文基本沒問題,可在大陸英文卻沒有多少用場。所以面對著那些小朋友,或許他的感覺也和他們一樣,好奇又新鮮,我在旁邊看著,根本就是皮膚滋潤的幾個孩子,和眼角有幾絲皺紋的另外一個孩子用外星語聊天卻也聊得很投契一樣,簡直可以拍成紀錄片。

七點多,我們到了長沙。大約晚點半個小時,還算比較順利吧。

4 thoughts on “老鳥和菜鳥之湘西兩人行。(一)

  1. 无意中搜索到你的博文,勾起了我这个漂在海外的湘妹子满心思乡之情!Laoniao, arigato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