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買的送飯人。

他們是這樣開始講述的:

“We are Dabbawala, (one who carries the box), in the Indian city of Mumbai. We carry and deliver freshly made food from customer’s home in a lunch box (Dabba) and deliver it to offices.

It may sound simple, but it’s not.

It is actually a highly specialized trade that has evolved in its current form over a century and has become integral to Mumbai’s culture.

We are about 5000 in number and deliver approximately 200,000 tiffin boxes every day.”

這是在印度最大城市孟買的故事。

先從一些數據說個事兒。

一天二十萬個飯盒,每一個飯盒一次來回(等人家吃完他們還要將飯盒送回去),當每個月有二十五個工作天,這樣一算,每個月這些dabbawala來來回回次數竟高達一千萬次。但是實際上在他們運送過程中的出錯率是出奇地低,據粗略統計,只有六百萬到一千六百萬分之一,這遠遠低於航空公司遺失乘客託運行李的機率。沒錯,在我想像中,也可能是很多人想像中的印度形象是能有多粗略就可以有多粗略,而且往往還會超出我們能夠想像的範圍,可是不管這個國家在我們心目中的形象如何,我相信人家不會將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說成六百萬分之一,而且能夠達到這個數字還是有根據的。

其中的一個,是他們採用的編碼系統。據印度中文網介紹是這樣:

“據說,1890年‘達巴瓦拉’剛出現時,為區分不同客戶的地址,人們曾在飯盒上纏滿了各種顏色的絲帶。後來,絲帶開始被各種彩色標誌和橫條所替代,一直沿用至今。”

送飯人當中有不少是低層階級出身,也不會看字,可是這些符號簡單易懂,幫助了他們每天準確無誤地將二十萬份午餐送到辦公室的人們手中。

讓我再拿出成見來講,總覺得印度人是非常難纏的,有位做空服員的朋友曾經說過他最不想飛的是印度,因為總有乘客會跟他沒完沒了(而且還不只是一兩個),而我對他們的印象的確也有點像那樣。那麼,要是他們的出錯率很高,不是讓那些客戶給“纏死”了?他們的工作上最重要的是效率,領了飯盒,後面還有一連串的任務要完成,還分多個環節,也牽涉到好幾個同事們,根本沒有時間跟客戶多說幾句話。所以工作非得幹得漂亮不可,結果,是否也實現了這樣低的出錯率?

他們的歷史也相當悠久,自從十九世紀末Mahadeo Havaji Bachche組織大約由一百人組成的團隊開始提供送餐服務以來已有一百二十五年的時間過去,而在此期間,無論有再大的風雨,還是發生暴亂,他們的服務從未停止過。但是對於為什麼開始有了這樣的服務體系的問題,Wikipedia的日文版和中文版有截然不同的解釋。

首先,中文版是這樣介紹的:

“‘達巴瓦拉’”的概念始於英屬印度時期。許多來到殖民地的英國人不喜歡本地食物,因此一項將午餐從他們的家中直接送至工作地點的服務應運而生。”

日文版的內容則是這樣:

“英領植民地時代に、イギリス企業で働いていたインド人の多くは、自分たちの勤務先で給されるイギリス式の食事に嫌気が差していた。単に食味が嗜好にあわないというだけでなく、ヒンズー教やイスラム教の禁忌に触れるという問題もあった。またインド特有のカースト制の問題もあり、下位のカースト出身者が作った食事を食べるのも抵抗があったため、インド人向けにインド料理を供するのも難しかった。”

大概的意思是說,英屬印度時期,英國企業所提供的膳食不僅不合口味,甚至還與宗教信仰產生抵觸的原因,不是當地員工所能夠接受的。即使要提供印度菜,當地特有的階級觀念也讓員工無法接受由低層出身的廚師為他們準備。

不知道到底哪個版本才算屬實,總之這種服務方式的誕生,看來也與英國統治印度的史實是分不開的。這聽起來有點諷刺,可是同樣的事情在人類的歷史上不斷重演著,然後又創造了新的歷史。

我猜想有一點或許與他們的種姓制度有關的是,因為這種制度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工作的自由選擇,結果讓不少家庭一代又一代地出了“達巴瓦拉”,使這種服務體系得以更長久地留存到了今天。

要一個團隊能夠在工作上有穩定表現,對工作人員的管理是至關重要的。據說他們的成員基本來自同一個地區,有助於相互之間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也有了很強的團隊合作意識。同時,有這樣一份工作也就保證了員工本人和他們家庭定期有收入,每一位“達巴瓦拉”與上面的協會並不是僱用與被僱用的關係,而是純粹的成員關係,也就可以理解為,“達巴瓦拉”是股東,享有分紅的權利。在這樣的制度下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罷工,也沒有被老闆炒魷魚的不穩定性存在(離職率很低),同時隨著城區規模不斷往外擴大和人口的增長,讓他們的業務實現了可持續性發展。

在一些中文網站中將他們稱為送飯人或送飯工,而在印地語中”डब्बा(dabba)”是盒或者容器的意思,送飯確實是他們的主要任務,但有時候似乎也不是那麼簡單,盒中還會裝著更重要的東西。

雖然他們利用的仍然是單車、火車(和步行)等傳統的交通工具,為了能夠更好地提供服務,如今他們卻也開設網站,開始使用手機,客戶隨時通過電子郵件或手機短訊預訂服務。通過這些變化,實際上成員獲得了加強能力的機會,有的學會看字,有的還學會使用電腦,結果也擴大了自己的發展空間。

如果將來有機會去孟買,不僅從建築物,還可以從他們的身影上感受一下當地的過去、今天和未來。

(圖片摘自:http://dailynewsagency.com/2011/05/28/dabbawallah/)

Facebook Page : 老鳥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